停船靠岸

我也想变成洁癖党啊。可冷战和红色还有米英都不能放弃。

环形游记

        @似悲凉虾 凉虾生日快乐,总算赶上了,文很粗糙,抱歉qwqqqqq一定要好好的哟,就算不在一个学校也不要忘了和泊泊一起分享好东西

    
露中露中露中
老王视角,第一人称
oocoocoocooc

      想当年我跟那个谁好上的时候,王春燕还是一小丫头片子,但她对于我俩的事好像有点觉悟,每次兴趣来了画那丑不拉几的小火柴人儿哥哥的时候,总会顺带捎上那个笑的奸诈的家伙。
       小时候的春燕坐不住,今天上树掏鸟窝,明天带着堂妹王梅梅狠揍隔壁小子,论道行深浅,全小区的小孩儿都得叫她爸爸。她这样也实属正常,那时候爸妈天天忙的连水都顾不着喝一口,我又跟那个谁正如胶似漆,跟连体婴似的,她不自己找点乐子那还真得憋死。我有时候还可惜,这么一水灵儿水灵儿的女娃娃,怎么就这样了呢?不过她现在收敛了,端坐着倒还像个知书达礼的温婉女子,不过也就是像而已,她亲哥我怎么会看不出来。呵,小样儿,装的还挺像,指不定真骗着个帅气小伙儿。
       不过现在,我和那个谁倒是没在一起了。具体原因年代太久远我都忘的差不多了,好像是他不爽我跟同桌关系日渐亲密,我又嫌他黏黏糊糊的像个娘儿们。我和他就这样僵着,没说一句话。后来因为他爸妈离婚,他就跟着母亲回俄罗斯去了。我主动跟他断了联系,想想也算就这么分了吧。
        也不见得有多难受,只是身边突然少了一个陪着我的人,不习惯。有时候吃的还会一不小心买成两份,自己吃不完,多的顺道带回去给春燕,她还挺受宠若惊的。对于那人的消失,她也没问什么,或许是没在意也或许是根本不在意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那个印度的大胡子老头儿泰戈尔说过,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阳而流泪,那么你也将失去群星了。况且到那时候为止,他给予我的温暖还远远不及太阳的光辉。不过是在冬天总是喜欢取下他的长围巾,一圈一圈绕在我脖子上,弄得我的头没办法动,连嘴巴都被捂得严严实实,就算是和他闹别扭的那段时间也是如此。所以没什么好不开心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在冬天离开的。北京的冬天对我来说简直是噩梦,齁冷齁冷的,裹三床被子都不能唤醒我的身体一丝温暖。那天学校的老松树上挂着很长的冰棱,还很难得的出了太阳,我想着到时候看见伊万了,告诉他这叫冰棱,免得这个没见识的大呼小叫丢我的人,顺便给他道个歉,服个软,老这样僵着也不是个事儿。不过他根没去学校,我的数学书里夹着一张纸条,写着,我回去了。又大又圆的字,一看就知道是那家伙的。他就这样回去了,对我的告别就像与普通朋友一样。挺不厚道的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哥,帮我去楼下拿个东西。”王春燕呆在她房间里,大着嗓门儿喊我。
        “自己去。”我窝在被子里根本不想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求你了哥哥,我这儿走不开。”她不依不饶。 
        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从小哥哥我就是这样教你的。况且这世上没有无酬劳的工作。”我据理力争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支钢笔我买了送给你。”王春燕无可奈何。
        “成交。”我十分满意。
        王春燕说有朋友给她送东西来,时间很紧,让我快些。我不理她,慢慢悠悠的收拾好自己,出了门。
       下了楼,寒风凛冽,冻得我一哆嗦。我紧了紧身上的薄外套,虽然怕冷,但我向来是个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人。
       我环顾四周,只有小区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在玩手机。看着挺高,戴着帽子,围着围巾,裹得挺严实。 应该就是他了,我走到他身边,拍拍他的肩,问:“你是王春燕的朋友吗,我帮她下来拿东西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抬起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最熟悉不过的浅紫色双眸,溢着浅浅的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愣了一愣,心扑通扑通的跳,我怀疑这声音大的他都能听到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候,有必要说点什么,开了口却是,“伊万,你回来了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不说话,只是取下自己的长围巾,一圈又一圈,温柔且耐心的绕在我的脖子上,又取下帽子,想要给我带上,但我躲开了,“丑。”我只说了这样一个字。
        他似乎是笑了,但我低着头,没办法看到他的表情。 我俩就这样站着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他一把把我抱住,轻声说:“现在牢牢的圈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想起他才到这边上学的时候,和我交流基本靠画画。他画圆总是一大一小两个圈,每个圆都要涂的很宽,我告诉他,这是环。他看看我,用他完全不标准的中文告诉我,这是圆,只有在这样的圆里,被圈住的人才逃不了。
end

评论(6)

热度(13)

  1. 似悲凉虾🎋停船靠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她是天使嘤嘤嘤✪ω✪(突然惭愧……_(:з」∠)_